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
中国为什么鲜有真正的企业家
发布人:金子      信息来源:城市金融报      发布日期:2020-02-10 15:08:46

  我们当下面临何种处境?我们未来又将向何处去?《中国的当下与未来》一书凝结了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先生关于国内和国际形势的新的深刻思考。他用擅长的国际视野,系统地解读当下中国面临的风险与挑战,解析世界格局的变化趋势,并就面临的风险和挑战提出可行性建议,为当下中国人对未来的思考指明方向。摘录部分章节如下。

  中国企业家群体的基本特征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似乎进入了一个企业家辈出的时代。一些人即使不是企业家,也认为自己具有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可以说是一个可以用来描述当代中国社会的关键词。但是,近来人们发现中国的企业缺少核心技术,人们期望的企业家较少,人们一直挂在口头上的企业家精神十分欠缺。

  无论是企业还是企业家精神,关键在于企业家。为什么说中国缺少真正的企业家?这里需要先来看看所谓的中国企业家群体的一些基本特征。

  一、以钱的数量来衡量自己的成功和企业的成功,“赚钱”变成了自己和企业的唯一目标。如果企业没有除了钱的数量之外的目的,那么很少能够找到格局,因为光是钱很难撑起企业的格局。没有了格局,不管赚了多少钱,也只是小商人一个。

  二、大多数企业集中在几个最赚钱、能赚快钱的行业,例如早期的煤炭企业和很长时间以来的房地产,更有一些企业脱离自己本来的行业而转入赚快钱行业。

  三、“跟风”现象严重,哪个地方可以赚钱了,企业家就会蜂拥而至,造成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和向下竞争,大多数企业没有自己持之以恒的探索和追求。

  四、企业大多是加工业,即为别人(别国)加工。中国尽管被视为世界的制造工厂,但许多企业尚未形成“中国制造”,更不用说“中国智造”了,充其量只是“中国组装”。

  五、依靠市场的简单并且无限扩张而赚取微薄的利润,产品的附加值很低。

  六、大多数企业经营者到了中年在企业遇到瓶颈的时候就成为简单的消费者,有了钱就进行大量的个人消费,大多成为油腻中年人,再也没有进取心。

  七、大多数企业进行的是简单再生产,经不起折腾,企业出生率高,死亡率也同样高。

  如果这些是中国某些“企业家”的主要特征,那么这个群体充其量也只是商人。商人和企业家有关联。商人的范畴要比企业家广,但并不是所有商人都可以成为企业家,都具有企业家精神。

  商人一直被定义为“以别人生产的商品或提供的服务进行贸易,从而赚取利润的人”,也被称为生意人。中国传统上有士农工商四民,工、商是两个不同的阶层。工指的是工匠,有技术含量。自近代以来,较之商,工更接近企业家。

  在传统中国,商业的崛起和农业、手工业的发达有关。商人作为独立的职业,也是社会分工进一步细化所产生的结果。不过,传统上,商人的社会地位极低,处于士农工商社会结构的最底端。由于人口众多,历代统治者把农业视为立国之本,商人成为统治者眼中的末业。“重农抑商”是历代皇朝的基本国策,统治者都或多或少有打压商人的政策。

  早在战国时代,韩非子在《五蠹》中就把商人看作社会的蠹虫。汉高祖曾发过一道禁令,规定商人必须纳重税,不得穿丝绸衣服,不得骑马,子子孙孙都不得做官。汉武帝发令,商人不论登记与否,一律课重税。不许商人和家属拥有土地,违者土地没收,本人充当奴隶。隋唐科举制明确规定,商人及其子弟不得参加科举考试。

  宋朝只允许商人中有“奇才异行者”应举。不过,官方的这些政策在实际层面多大程度上影响商人的生活是可以讨论的。尽管商人在官方意识形态中的地位不高,但商人较之其他两个阶层(农、工)更容易赚钱和积累财富,商人的经济地位实际上远较农、工高。即使在政治上,很多朝代对商人也是采取“招安”政策,鼓励商人购置土地,容许和鼓励商人的下一代考功名。不过,历代皇朝的小农意识形态,的确有效遏止了中国社会发展成为商业社会。

  如何区分商人和企业家

  近代以降,商业已不局限于过去的贩运和零售的运作状态,而是渗透进各个行业。因为整个社会都在以商品生产和交换为基本状态,商人的社会地位有了空前的提高。不过,中国的许多商人并没有从传统的“低端”文化中解放出来,这个群体的行为仍然停留在传统模式,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更为重要的是,这个群体并没有把自己提升为企业家。

  这和西方社会形成了明显的对照。西方社会本来就没有类似中国四民的区分,商人的地位历来就比较高。近代以来西方社会诸多变化中,商人就是主角。在罗马帝国解体之后,欧洲并不存在中央集权,而是产生了众多的城市,而城市的主体便是商人。

  西方近代以来经济领域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很多商人转变成为企业家。一般说来,企业家被视为是能够自己创立并运营企业的人。企业家对整个企业承担责任,并为企业长远利益着想谋划。一个人如果接手前任所拥有的事业,并且做法不具创新、突破或者变革的特点,就不符合企业创立的意义,也就是说不会被视为是企业家。如果企业传承于接班人或者第二代,而在发展方面展现求变、模式与前任有显著不同的特征,那么,仍然可以称得上是企业家。

  所以说,尽管在人们的概念中商人和企业家不是那么容易区分,但人们也很清楚,不是每一位经商、从商或者有频繁商业行为的人都可以称为企业家。把商人和企业家区分开来的就是经济学们一直在讨论的企业家精神。

  当代中国的情况又如何呢?无疑,企业家界也涌现出不少企业家。但和西方比较,中国企业家的局限性是显而易见的,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大多数企业侧重于现有技术的应用,而非创造新的技术;第二,企业家侧重于内部管理方式的创新和外部商业模式的创新。但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赚钱,赚更快、更多的钱。结果,中国原创性的技术少之又少。总体上,因为企业家没有强烈的使命感,企业不能提升自己,尤其是没有革命性的变化。同时,企业家自身也不能得到提升,仍然维持在“唯利是图”的商人水平。

  企业家精神的缺失更影响了社会和政治结构的变化。近代以来中国社会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这些变化是质变还是量变呢?中国的经济结构肯定变了,从农业社会转型到商业社会、工业社会,甚至是后工业社会。但主导商人的文化有没有变化?答案是显然的:变化并不大。直到今天,商人仍然是商人,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仍然鲜有。

  企业家及其企业的目标仍然是自身的生存与发展,它们没有公共目标,对社会和国家也没有多少使命感。简单地说,企业家缺少格局。

  不管如何,企业家仍然鲜有成为中国崛起为世界强国所面临的难以克服的瓶颈。如何在文化和制度层面为企业家群体的产生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仍然是中国改革所面临的最难的问题之一。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返回首页
热点专题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