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时尚
降准“组合拳”再出有何深意
发布人:金子      信息来源:城市金融报      发布日期:2019-09-10 15:02:25

  9月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刚刚发出了降准的信号,两天后,全面降准和定向降准就如约而至。此次为何会采取全面降准加定向降准形式?近万亿资金松绑,是否意味着货币政策的转向,降准将给市场带来哪些影响?

  降准“靴子”如期落地,且央行一次性祭出全面降准加定向降准两种形式,上一次出现这种“组合拳”还是在2015年10月。

  央行9月6日公布,决定于9月16日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此外,再额外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的法定准备金率为6%,是金融机构中最低的,已处于较低水平,因此此次全面降准不包含这三类金融机构。

  此次为何采取“全面降准+定向降准”?

  本次降准“组合拳”的方式,在9月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曾有过“暗示”。国务院常务会议在货币政策表述上,强调要及时运用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的工具。

  央行有关负责人解释称,此次降准释放资金约9000亿元,有效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资金来源,还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150亿元,通过银行传导可以降低贷款实际利率。定向降准是完善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三档两优”政策框架的重要举措,有利于促进服务基层的城市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这些都有利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此次采取全面降准加定向降准的形式,首先是解决银行体系共性的需要,其次是有针对性地降低一些中小银行存款准备金,因为中小银行负债方面可能更加困难些。

  对此,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颜色分析称,这次央行执行“全面降准+定向降准”相结合的政策,是对前期货币政策的微调。前期货币政策的思想是,如果要进行逆周期调节,主要靠公开市场操作即MLF和定向降准。这次执行了全面降准,是更加宽松的一个货币政策,是对经济下行压力的一个对冲措施。

  近万亿资金松绑,货币政策转向?

  据了解,本次降准释放长期资金约9000亿元,其中全面降准释放资金约8000亿元,定向降准释放资金约1000亿元。

  而上一次实施全面降准是在2019年1月,时隔8个月后,此次全面降准是否意味着货币政策宽松周期的重启?

  业内人士认为,全面降准可以利好股市、债市、提振投资者信心,因此,发挥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支持作用,需要普遍降准,但稳健的货币政策仍是前提。

  央行表示,此次降准与9月中旬税期形成对冲,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仍将保持基本稳定,而且定向降准分两次实施,也有利于稳妥有序释放资金。因此,此次降准并非大水漫灌,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

  实际上,从此前央行的多次表态来看,央行稳健货币政策取向短期内并不会改变。

  中国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8月20日国新办吹风会表示,市场利率已经明显下降,目前已经到了一个基本合理的水平。短期主要看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改革以后看情况,降准、降息都有空间,但是降不降还要根据经济增长和物价形势。

  同日,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表示,目前中国的准备金率平均水平大概是11%,这个水平在发展中国家当中相对来说是中等偏低的,如果加上超额准备金,计算一个总的准备金率,中国总的准备金率和发达国家相比也是偏低的。从法定准备金率的角度来说,过去积累了一定空间,未来有一定的调整空间,但总的来说这个空间并不如大家想象的那么大,“从准备金率的角度来说,重点是完善‘三档两优’的法定准备金率框架”。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李奇霖认为,宽货币空间有限,一是物价上涨压力暂未缓解,二是房住不炒的政策执行仍在持续。降准后,若后续流动性过于宽松将短端政策利率压至较低水平,公开市场操作料将回笼对冲。

  未来是否还有降准空间?

  加上本次,央行已在年内进行过三轮降准,不过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我国还有降准空间。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表示,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与利率LPR市场化改革一起成为央行进行调控的主要工具。比起传统意义上的存贷款基准利率的下调这种降息,降低存准率更加直接和具有针对性。降准可能逐渐成为主要的货币政策对冲工具,为了应对复杂化的国际环境以及经济潜在风险,预计未来降准仍有空间。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在全球央行重启货币宽松的背景下,结合我国当前宏观经济运行、通胀水平和企业经营情况,政策利率仍有下调的空间和必要。

  连平同样判断未来还有降准空间,但从时点来看,如果国际形势没有大的变化,年内降准可能性不大。

  从调整空间来看,天风证券研究所孙彬彬团队在8月下旬的一份报告中分析称,目前美日欧整体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均在3%以下,我国平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约为11%,远高于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中也处于比较高的水平。如果从发展阶段(主要是资本流动)来看降准空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应该可以降至6%以下,达到3%至4%的水平。程维妙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返回首页
热点专题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