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常识
母亲的相信
发布人:金子      信息来源:城市金融报      发布日期:2019-09-30 16:15:18

  母亲喜欢相信,喜欢到现在,从不动摇,也无法动摇。

  我年岁不大的时候,就劝过母亲,对有些事有些人别相信。母亲不以为然,说我人小,懂啥?我不想与母亲争辩,但我愿意等,愿意看,母亲的话能够怎样灵验。

  父亲是个泥水匠。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一天的工钱是5元,在那个白米饭只能吃一顿的日子里,5元钱可以到镇上买回一篮子东西,可以交几个孩子一学期的学费,还真叫值钱。

  晚上,吃罢夜饭,母亲刚想闩门,突然嘎吱一声,蹩进一个人影来。人影进门后立即转身将门闩牢,转脸。我看见了,这是一张布满无奈、苦痛,像是哭丧的脸。母亲劝坐,那女人不坐,只听说:阿姐啊,你不给帮,我是不想活了,我现在给你跪下来。母亲一把拎起女人的胳膊说,是不是那个事?女人点头。母亲从腰间袋袋里抽出了一张5元钞票,还有几个硬币,都塞到女人手里,女人千恩万谢。母亲卸下门闩,女人跨出门槛,轻盈而又快速。

  这样的人,不可以借的呀。我对母亲说,这家人个个是懒汉,今后拿什么还我们?母亲有点惊慌,但立刻镇定下来。大人的事,孩子别管,人家饭吃不成,等急用!

  我劝不醒母亲,很懊恼。母亲说,对别人家,要相信。

  相信有时一定无用。一年又一年过去,应该还钱的人,再也没有踏进我家门槛。有一次我见她正想从我家门前走过,看见我,不叫应不说,还立马转身,兜个大圈子,宁愿走冤枉路,也要躲着。我告诉了母亲。母亲说,这就是说,这人心里还记着这件事,还是要面子的,要面子的人,良心不坏的。我想,前年母亲相信别人会还钱,现在不还,还相信什么呢?要相信的。母亲还是那句老话。

  中秋节到了,母亲拿出囤了几年的赤豆,自己做汤圆。煮好后,母亲盛了好几碗,一边盛一边喊我们,快来端去!我们赶快抽筷子。母亲却拔挺喉咙,发出了命令,不是自己吃的,送人家,送好了回来吃。

  母亲最喜欢送东西给别人,最小的姊妹嘀咕说。我未作呼应,心里想,我都上初中了,每一个中秋都是这样送的,母亲习惯了,改不了了。母亲觉得这很有意思,她认为她送出去时心是诚的,人家接受汤圆时的心也是诚的,所以一碗汤圆实在不是一碗汤圆,而是母亲的相信。

  那个时候,我们兄妹四人经常讨论:母亲这样做是相信,但她相信的是什么?我们讨论的结果是:母亲的相信,是对自己的相信,至于别人信不信无关紧要。比如还不还钱,汤圆喜不喜欢吃,都是可以不管的,因为管不着。

  母亲凭着她的相信,过得波澜不惊,也过得模糊而安心。

  今年4月,84岁的父亲离别了我们,留下母亲一个人。到了傍晚,村里的人都到我家来了,像是被组织好的那样,有几个每晚必到,其他人则隔三差五地来,到现在都没有断过,哪怕是在刮台风的夜晚。

  我总觉得,这与母亲几十年来的相信有关。母亲和气,好客,乐于帮衬人。归结到这个原因,母亲却说,不对的,这样讲是变成“讨”了。意思是难道要靠过往帮过人家一些吃用,才换来你爸死去后人家的上门?所以,母亲不说这些。母亲还是过去的活法,一脑子的相信。

  母亲种什么成什么,包括果实在内,她愿意把最好的给别人。别人或许会觉得,哪还有这样的人?母亲不想知道别人的看法,母亲只是说她相信。

  我还是没有完全理解母亲相信的意思。但我相信,不管发生什么,母亲的相信总是好事。高明昌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返回首页
热点专题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