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常识
国常会释放信号普遍降准要来?
发布人:金子      信息来源:城市金融报      发布日期:2019-09-06 15:15:10

  随着贸易不确定性加大,今年以来,我国的货币政策走势一直备受关注,市场对于是否降准、降息的热度一直没有退去。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对当前经济形势如何定义,在用好逆周期调节政策方面有哪些安排,业内人士对此持何种态度?

  随着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逆周期调节政策要重新加码提前应对,全面降准或将很快在本月落地。

  9月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精准施策加大力度做好“六稳”工作;确定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使用的措施,带动有效投资支持补短板扩内需。

  “六稳”表述升级

  近期官方的重要会议频频传出决策层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担忧和对稳增长的重视,“六稳”重新全面回归宏观政策调节主基调。

  本次国常会指出,当前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各地区各部门要增强紧迫感,主动作为,把做好“六稳”工作放在更加突出位置,围绕办好自己的事,用好逆周期调节政策工具,在落实好已出台政策基础上,梳理重点领域关键问题精准施策。

  对比7月底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对下半年经济运行情况和部署的表述,本次国常会有“升级”的意味。

  例如,政治局会议在研判经济形势时指出“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新的风险挑战,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本次国常会指出“当前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要增强紧迫感”。

  在对“六稳”的表述上也有不同,此前政治局会议只是提出“全面做好’六稳’工作”,但本次国常会则强调“把做好’六稳’工作放在更加突出位置”。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表示,近期我国PMI指标连续四个月位于荣枯线以下,宏观经济景气度堪忧。外需方面,我国进出口增速或将继续下行。当前内忧外患之下,随着增长、就业逼近目标底线,宏观逆周期调节存在托底发力的可能。

  而本次国常会对“六稳”放在更加突出位置、用好逆周期调节政策工具的部署,就是对市场预期的回应。

  国常会提“普遍降准”

  国常会提出,用好逆周期调节政策工具,在落实好已出台政策基础上,梳理重点领域关键问题精准施策。坚持实施稳健货币政策并适时预调微调,加快落实降低实际利率水平的措施,及时运用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等政策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完善考核激励机制,将资金更多用于普惠金融,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实施稳健货币政策”这一基调,与过去一个多月内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央行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等多场年中重要会议保持一致。8月3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的第七次会议中也指出,要加大宏观经济政策的逆周期调节力度,下大力气疏通货币政策传导。继续实施好稳健货币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

  不同的是,此次国常会提到“普遍降准”。公开资料显示,今年以来,央行共实施过两轮降准,第一轮是在1月,分别于1月15日和2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属于全面降准;第二轮分在5、、7月三次实施到位,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属于定向降准。

  同时“三档两优”的存款准备金率新框架也基本确立。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介绍,根据这一框架,家大型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为13.5%,中型银行为11.5%,包含村镇银行和农村信用社在内的小型银行则为8%“两优”则是指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和比例考核政策。

  窗口期或在本月

  根据以往经验,国常会宣布降准不久之后这个政策就会变为现实,因此本月大概率会宣布降准,最快本月中下旬会落地。

  民生银行首席宏观研究员温彬表示,从“及时”这个词的表述来看,9月实施降准的概率明显上升。一方面,从国际和自身历史情况看,我国存款准备金率的整体水平还是比较高的,降准还有空间和必要;另一方面,尽管用MLF等工具可以为银行补充流动性,但整体上MLF的成本偏高且只有部分银行才能获得,所以需要普遍降准以降低银行的资金成本。

  “不过,为了防止资金大水漫灌,还是要把资金引导到实体经济特别是民企、小微等重点薄弱领域,这就需要与定向降准相结合。”温彬称,预计本月央行会实施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相结合,如在全面降准50bp的基础上,对普惠金融考核达标的银行再进一步定向降准。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认为,“在美联储9月降息概率加大、中美贸易摩擦激化、通胀压力回落后,9月成为央行跟随美联储降息的合适时点。”

  综合各方观点看,尽管认为央行本月会下调MLF利率等呼声更高,但也有观点认为央行近期没必要调降MLF利率,两方争论的焦点在于为加快落实降低实际利率水平,下调MLF利率究竟是否紧迫。

  如光大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表示,一方面,从汇率、通胀、经济增长三方面判断,当前下调MLF利率的迫切性并不高。如果当前仅仅为了降低贷款利率而下调MLF利率,那么就偏离了运用市场化改革办法推动降低贷款实际利率的初衷。

  另一方面,LPR报价利差尚具有较大的压降潜力,因此并不建议立刻降低MLF利率。事实上,在大量银行贷款暂未参考LPR的客观背景下,LPR不宜下降过快,避免银行在切换基准时赋予新贷款过高的初始上浮比例。在LPR报价利差尚未充分压缩的背景下,当前MLF利率亦不宜下调,这样才能更好地达到运用市场化改革办法推动降低贷款实际利率的目的。

  降准虽无悬念,但市场更关注的,还是央行是否会在9月降息。

  究竟9月是否会降息?观察的窗口期将出现在9月17日-9月19日附近。9月17日将有2650亿元MLF到期,届时央行若续作MLF可观察利率水平是否有变化。此外,考虑到9月19日美联储议息会议上降息概率较大,若美国再次降息,当天可观察中国的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变动情况。

  而在机构人士看来,比降准降息更重要的,还是资金的传导效率。蓝石资管投研总监赵博文认为,不同性质的银行享受的牌照优势不同,比如大银行在公开市场一级交易商、跨区经营对冲区域风险以及中收业务如主承销商等方面享受优势,自然应承担不同的传导责任,监管约束更为严格。“在当前杠杆周期高点,且人民币贬值压力较大情况下,以金融改革疏导政策传导效率,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可能比降准降息更为合理。”赵博文表示。程维妙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返回首页
热点专题

热点新闻